如是我闻

[周叶]与叶书

前辈:
        展信安。
        兄长小心体贴,腿疾尚未复发。
        红枣片已屯一箱。
        往事种种,不过飞鸿踏雪;流言扰扰,不敌情深意笃;前辈,我信你。
        我园中少花木多松竹,未能得见前辈眼中风光,甚憾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周

[周叶]与周书

*私设略多
*周家与叶家利益联姻设定
*原创人物出没——小周有个双胞胎哥哥(戏份极少)

小周:
        展信安。
        天气转凉,你腿伤不知如何,虽知晓你哥细心体贴,必不会让你受痛,但我仍心忧不止,只得随信附上几贴膏药好让我自己安心。这药闻起来虽苦,但却有种草木清香,还挺特别的,就是不知道药效如何。咳,无论怎样,你可不要笑我。
        最近烟抽得少,身上烟味轻了很多,主要归功于你买的那一堆零嘴,要犯瘾了就拿一包出来嚼,效果还不错。希望下次去你家不要被你哥嫌弃了,呵,我知道你自然是不嫌弃的,但一想你这么好一个人,要是我去得早,不得便宜了外头那些觊觎你已久的小妖精了?!
        唔,红枣片味道很不错,你回来的时候记得多带一点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欸,写了这么多,还是不可避免地要写到这个问题。 咳咳,近日关于我之前情感经历的谣言略多,十之八九皆是捏造,要是传到你耳中了,不必理会,忽略便是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好好好,我知道你想问那不是捏造的一二是那些,我说给你听就是。

        首先是初恋:有人说是老韩,也有人说是沐秋,我可以明确肯定地告诉你——就是你。

        心尖痣是你。

        白月光也是你。

        藏在我衣箱底旧衬衣里的那串凤眼还是你。

        我这一辈子清早醒来睁开眼,所希望看见的那个净浸在晨光里的人,只有你。

        好吧,我承认我动摇过——苏沐秋,我差点就动心了,真的。但同样真的是,差点,我还没动心呢!

        你那个时候一整天都不开几次口,看起来冷冰冰的,但真的是好看——尽管我从小看到大,依然看不腻。我想尽千方百计做了你的同桌,你还是连眼角都懒得瞥我一下,一副心无旁骛只爱学习的模样。我每天既心猿意马又心灰意冷,叶秋又天天煽风点火的,我想到你可能是不满家族给你安排了结婚对象,而且是个男的,我就想着要不我出面退了这门亲事,也免得你难做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……你也知道了。我离家出走,遇到了苏沐秋,他跟你不同,温柔熨帖得要命……可惜我的命早就在你那了,他没能要走。
        幸好,六年前再见时,你哥成功地改造了你,你终于愿意张嘴说话了,尽管说的话依旧很少。托他的福,我明白了你的寡言羞涩……

        上天眷顾,我的命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再说叶秋,我……十五岁的时候,很羡慕你和你哥那种亲密又不失距离的关系,真的,还记得那时候度假床不够,别人以为你们双胞胎睡一张床很自然就把你们两个放在一间了,结果你因为你哥脊椎受过伤让他睡了床,宁愿在沙发上蜷着也不肯跟你哥同睡。
        哈。
        当时我觉得你没事找事,后来却羡慕:要是我跟叶秋也能这样就好了。
        以后他的话,你挑些顺耳的听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 小院有桂花上梢头,甜香四溢,极似吾爱展颜一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叶